90后女鉴黄师“落荒而逃”的真相是啥?

女鉴黄师.jpg (80.63 KB)

2014-5-9 09:23

她跟别人一样是一个刚刚走出校门小姑娘,跟大多数女孩一样她贤惠大方,爱洗衣服,烧得一手好菜。但是她却做一般人做不到甚至不敢去做的工作“鉴黄师”,她每天所做的工作就是过审看查获的淫秽音像书画制品,开出鉴定书。

在工作中她渐渐懂了“时间是把杀猪刀,黑了木耳、软了芭蕉”的内涵,室友说“饭在锅里,我在床上”时,她会笑骂“说好的节操呢”。虽然年薪几十万但是她还是选择了辞职遭受生理与心里双重打击的她早已经疲倦了,但是直到离开,她也没告诉男友自己的工作内容。(来源:21CN)(2014,5,8《90后女鉴黄师工作揭秘月薪过万工作内容难以启齿》)

我知道的鉴黄师,是九十年代初期的事,因为那时我在文化市场管理部门任职。那时候的文化市场,鉴黄任务最重的是黄色录像制品,但并非文化市场管理部门可以自说自话进行鉴定,而是必须就地封存,派专人送达公安部门。且即便是在公安部门,也有严格的规定,而是必须由相关部门送达省厅。由此可见,在审查级别的设置上相当严格。

除了审查部门之外,对于鉴黄师也有严格要求。那就是必须经过专业培训,且在性别、年龄和婚姻状况等方面,也有相当严格的限制鉴黄师工作时有反应吗,并非一个任何人都可以选择的“职业”。

除了对审查部门和鉴黄师有严格要求,对于如何审查也有严格规定。确定一个录像制品是不是属于黄色范畴,其标准并不难。那就是看在一部录像制品中,黄色镜头的延续时间为多少,且是以分秒为计算单位。只要是达到了这个“临界点”,鉴黄师也应该马上“刹车”,不能再往下看。如果再往下看,那就是犯了“纪律”,会受到严肃处理。

鉴黄师这份工作有点“残酷”,即便是政治上很过硬,心理承受能力极强的人,也回避不了一个近乎“残酷”的现实,那就是“感官剌激”。面对赤裸裸的黄色镜头,一个有血有肉生理强健的人,怎么可能不产生“反应”?据我了解,鉴黄师干得久了的人,往往会发生诸如内分泌失调之类的疾病。

我说了那么多,想必看官们已经知道,这就是我将这篇文章的标题,设为“90后女鉴黄师‘落荒而逃’的真相是啥”的原因所在。试想,“一个刚刚走出校门小姑娘”,正处在“心理年龄”的最佳状态,且几乎对男女之事不知就里,你让她一下子面对、而且是整天面对那些足以令许多成年人无法自制的镜头,哪有不逃之理?这样的工作,你让她如何向人、特别是男友启齿?不逃?才怪!

我写这篇文章,并非着眼于90后女鉴黄师的逃与不逃,而是在于这份职业并非“丢节操”,更非“变态”,而是一个必须,且是一份必须由于一部分人作出“牺牲”的职业,是一份为社会除害的工作。在“黄赌毒”的泛滥中,“黄祸”之害谁不痛恨?但没有鉴黄师,谁来鉴别?无人鉴别,谁来定性?无法定性,何以打击?

90后女鉴黄师的“落荒而逃”,说明的不只仅仅于“职业是个筐,并非什么都能装”,而是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90后女鉴黄师是如何问世的?不就是因为网络的发达,鉴黄早已由当初的音像制品,向打击色情黄色网站演变?相比之下,后者涉及的量,不早已远远超过前者?在这样的情况下,鉴黄师的队伍怎么能不扩大?但队伍的扩大,难不成阿猫阿狗都能去干了?不需要严格培训和高标准、严要求了?如果是这样鉴黄师工作时有反应吗,谁敢保证某些人干鉴黄师长了,最后一定不会沦落成为罪人?

90后女鉴黄师的“落荒而逃”,是不是同时向我们提出了这么一个严肃的问题?